太阳城网

cc平台网首页,新京报:时代变了 俄罗斯和G7早已不在同一战壕

cc平台网首页,新京报:时代变了 俄罗斯和G7早已不在同一战壕

cc平台网首页,G7一统江湖、予取予求的时代早已过去。此时此刻讨论是否接纳俄罗斯,又有什么意义?

第45届G7峰会将于8月24日至26日,在法国西南部的巴斯克人聚居小城比亚里茨开幕。“G7还是G8”的问题,不经意间成了此次峰会的头号热门话题。

俄罗斯的进与退

问题出在俄罗斯这个曾经的G8成员国身上。

8月20日,美国总统特朗普公开表示,自己“可以完全支持”让俄罗斯重返G7,从而使G7恢复为曾经的G8,理由是“让俄罗斯回归更有意义,我们正在讨论的许多议题都与这个国家息息相关”。

作为“富国俱乐部”,G7是在1975年诞生的,当时还只是“G6”(加拿大1年后才加入),首届峰会也是在法国(朗布耶城堡)举行的。1998年,G7在美国的大力推动下吸纳俄罗斯,使之扩容为G8,2006年俄罗斯首次、也是唯一一次举办了G8峰会(圣彼得堡峰会),因而风光一时。

2014年原本是G8的“俄罗斯年”:当年俄罗斯成为G8轮值主席国,同年G8峰会也本拟安排在俄罗斯黑海之滨的度假胜地普拉西举办。但就在这一年,克里米亚危机爆发,随即乌克兰问题成为俄罗斯和西方世界间无法绕开的死结。

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倡议召开海牙紧急会议,除俄罗斯以外所有G8国家都同意将俄罗斯摒弃出G8,并将当年峰会抵制改在布鲁塞尔,从此俄罗斯结束了16年G8生涯,而G8又回归成为G7。

特朗普选择在此时作出“把俄罗斯拉回来”的动作,自然有他的考量。

首先,他和俄罗斯总统普京“惺惺相惜”并非什么秘密。尽管迫于压力,他上任后美国对俄的制裁从未放松,但他个人却屡屡与普京“亲密互动”,并从不掩饰自己对普京的欣赏。

2018年7月的“普特会”曾遭美国国内广泛争议,他却我行我素,照开不误。

其次,自去年G7加拿大魁北克拉马巴克峰会上演了一出“特朗普怒怼G6领导人”的好戏后,G7内部氛围总有些疙疙瘩瘩,这对在任何平台都想出一番风头、抢几个镜头的特朗普而言显然并非所愿。

选择在此时“放一炮”,有助于重夺“C位”,如今正是大选周期,在他和他的团队看来,这样做至少是不会有什么坏处的。

第三,将俄罗斯踢出G8的决策是奥巴马做的,“逢奥巴马必反”是特朗普上台后从未背离的信条——事实上此番表示“完全支持”俄罗斯重返的言论中,也照例含沙射影、夹枪带棒地把奥巴马损了一番。

第四,2020年G7峰会恰轮到美国主办,即便各国无法就“恢复G8”达成一致,但给东道主一个面子,届时邀请普京与会却并没有什么压力(反正每届峰会都会邀请几个非成员国出席,本届应邀列席的非成员国就有印度、南非、布基纳法索、埃及、塞内加尔、卢旺达、澳大利亚和智利),可谓可攻可守,且2020年是美国总统大选投票的“正日子”,届时自可再作一番文章。

俄罗斯的欲迎还拒和各国的欲言又止

在“让俄罗斯重返G8”还只停留在谣传阶段时,俄罗斯曾多次表现出一副“并不稀罕”的姿态,但特朗普当真提出后,却立即换了一种态度。

8月21日,也即特朗普“完全支持”发言后仅约一天,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就召开新闻发布会,欲拒还迎地表示“如果比亚里茨峰会作出涉及俄罗斯的决定,我们当然会对其作出审查、考虑,并予以回应”。

而俄罗斯总统普京则“干脆利索”得多——他直接在8月19日跑到法国布雷甘堡,去和此次峰会的东道主法国总统马克龙闭门会谈去了。

两人在过去三年间早已实现互访并碰面多次,最近一次是在今年6月的大阪G20峰会上,对此法兰西24电视台国际政治编辑沙里耶认为,“除了谈G8他们也没有什么新话题需要这么急安排一次碰头会”。

然而,各国的态度却是欲言又止,参差不齐的。

德国总理默克尔和英国首相约翰逊明确表示,现在谈这个话题“不是时候”。他们两人认为,既然当初让俄罗斯出局,是因为乌克兰问题“犯了众怒”。现在这个问题根本没有解决,普京和俄罗斯毫无让步迹象,相反还在其他方向咄咄逼人,如果就这样让俄罗斯重返G8,未免令欧美各国显得软弱可笑。

对英国而言,其与俄罗斯间还有“双重间谍中毒案”和由此而来的外交危机,尽管特朗普总爱显示自己和约翰逊“情投意合”,但在这个问题上,靠民粹起家的后者可不敢“陪着特朗普发疯”。

马克龙则显得暧昧一些——既表示“俄罗斯重返是可以考虑和讨论的问题”,又强调“乌克兰这个坎还没跨过去,而且暂时看不到跨过去的迹象”。很显然,作为东道主领导人,马克龙这是在运用法语外交辞令中典型的“OUI,MAIS”(同意、但是,其实就是婉转在说“反对”),和特朗普/普京打太极。

而其他几个成员国至今顾左右而言他——反正邀请谁列席只要东道主乐意就行,但让哪个国家正式进出,是要全员通过的。反正已经有英、德跳出来反对了,何苦出头强作恶人?

  这个话题重要么?

许多分析家指出,G7不仅仅是个“富国俱乐部”,也附加了意识形态认同等方面的内容,甚至在某种程度上,后者比前者更重要。

正因如此,即便俄罗斯被纳入G8序列的“黄金16年”间,美欧尤其美国国内对此不以为然者也不在少数。

不少人认为,俄罗斯不论经济发展程度还是意识形态认同,都和其他G7差距明显或格格不入,根本不够资格。在俄被踢出局后更多人指出,当初的拉入和此时的踢出,实际上都是政治决策、而非经济考量。

由于冷战和全球战略等方面的格格不入,美俄间的相互不信任根深蒂固,很难动摇。一心和普京、俄罗斯发展“特殊关系”的特朗普可以无视“通俄门”,却无论如何不能无视这种根深蒂固的“政治正确”和社会认同。

正因如此,他上台后美俄关系并未如许多观察家当初所预言的那样一路向好。他在G8问题上的一系列动作自以为得计,但未必对其选情有正面帮助——这点从他寄托厚望的赫尔辛基“普特会”的会后反馈,就可见一斑。

更有人一针见血指出,“G7或G8”的话题,如今早已没那么重要。

1975年G7成立之初,所有成员国GDP总值占全球62%,而到了2018年则仅占45%,人口更仅占全球总数10%。GDP总量排名第二(领先于美国以外所有G7/G8成员国)的中国、第七的印度(领先于意大利、加拿大和俄罗斯)和第九的巴西(领先于加拿大和俄罗斯)都不是G7/G8成员国,中国曾多次明确表示“对加入G8毫无兴趣”,且和巴西都没列席此次G7峰会。

这三个新兴经济体相加,已占全球GDP总量的21%,它们以及其他排名更靠后的新兴经济体,已经在全球各领域重大问题上频频发声。G7一统江湖、予取予求的时代早已过去。覆盖面和代表性更广泛的G20(占全球GDP总量85%)早已后来居上。

此时此刻讨论是否接纳俄罗斯,意义显然有限。从政治上来讲,无论特朗普、普京,他们中有谁真相信,今天的俄罗斯和G7,可以在国际战略、地缘政治和价值观认同上站在同一条战壕里?

□陶短房(专栏作家)

相关推荐

太阳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:

①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太阳城网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太阳城网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 太阳城网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②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太阳城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、数量较多,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,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,请主动与本网联系,提供相关证明材料,我网将及时处理。